教牧學習管理, 以神為本的管理

特稿(長文):其實我有幾「林鄭」呢?

從了解年輕人的「絕望」反思「林鄭」效應

這篇文章不是談論政治,而是信仰反思,以及上帝在管理我的過程。雖然是長文,但希望對大家有啟廸。

近兩個月,一直禱告上主,求主給香港人出路,求上帝賜予牧長有如先知給當世以色列民一樣給訊息信徒及香港市民,但似乎未出現。個人早期禱告覺得香港人生活在安舒環境,還未有如以色列民的哀聲呼求上帝的境況。當見到遊行人士做了摩西過紅海式讓十字車通過,一首普通讚美詩變成緩和衝突的歌曲,我深感懊悔。求上帝聽禱告,因為香港人「夠」苦及願意發哀聲求上帝。直至月底及71,有三位市民以死相諫來表達訴求時,也說出「絕望和無出路」。有累積22年、有更長時間、有最近5年,各有期盼都一一被打沉,轉向絕望。我開始思想不同人的背景、人生經歷和性格,對「絕望」的理解,當然人人不同,我就要彼此尊重。

過去十多年香港所發生的事,政府管治團隊帶來民生窘迫,我用甚麼態度和形式去面對呢?我站中間,你好我好?不斷啞忍不斷退讓?因預早安排的旅程,6月12日在機場7小時等候上機,就是怕阻延行程。但候機室看著電視畫面,有種不負責任捨香港困局,未能共渡時艱的感覺。身處15小時時差的地球另一方,不斷「追市」怕失去甚麼重要生命歷程,直至6月24日因航空公司罷工,雖與香港情況無關,但繞道北京回港。突然出現「被送中」的無奈。12日的行程,不斷閱讀各方資訊,深感「林鄭」的團隊(包括司長、中方人士及建制同一思維的統稱)代表了某一類做事及心態的人士,也帶來了特殊效應。不知不覺地激發我求問上帝出路,因為市民轉向「絕望」與「林鄭」效應有直接關係。反思「林鄭」效應只在政府高層才存在嗎?從「林鄭」效應可給教會契機,反思及歸回上主嗎?

有一連串問題,究竟「林鄭」只是一個獨有一人性格風範,還是非常普遍呢?遇上了,是禍是福呢?帶來的效應有何出路?

先來個私人定義(大家可以按自己觀察及理解修改。這是個人反思而已,不用「林鄭式」對我),「林鄭」風範、性格類型、效應和團隊代表甚麼?風範和性格類型包括精英式傲慢、剛愎、充耳不聞不回應、富豪不知平民生活、不尊重他人、私心冷血;效應和團隊包括不溝通、官威式我啱你錯、問題轉移到他人身上、不持平地對待異己、不正視問題、將謊話合理化、破壞彼此誠信,對既得利益者唯命是從、愚忠等。

第一.問自己可有「林鄭」風範因子?答案是有的。我估大約有30%。最近一次顯露是與家人通電話被掛線。我知道自己言詞需要道歉,自己內心不斷爭持,就是不想道歉。這刻我覺得自己內裏的「林鄭」風範出來了。

第二.家庭親友中可有「林鄭」呢?答案是有的。我大約有30%比例。年幼時要啞忍,長大後選擇不共住,或不相往來。另一方面,仍有七成親友可以溝通。其實有很多處理方式,例如繼續啞忍不開心、離家出走、患上抑鬱等。總有出路,絕路來自個別獨立能力。

第三.工作環境中可有「林鄭」風範及效應呢?答案是有的,總有一、兩個在左近。最近4年也受盡影響,只要有一位有八成相似已足以令工作陷於困難中。特別坐在高位,就會原形畢露。這等人會為守護跟隨者,使他們得益和受庇護,但對待異己就合理化謊話也要完成己任,十分冷血。在工作遇上「林鄭」風範,大不了便轉工作,離開這境況尋求新天地。當然轉工時仍會受到追擊,但總算有出路。找工作不容易,有時都會出現絕望。

第四.教會裏可有「林鄭」風範及效應呢?答案是有的。為數也不是,以自義及長輩維護體制自居。我也是其中一個。但人有自由,可選擇離開或轉會,這個選擇使「林鄭」效應植根及深遠影響不斷生長。之不過,直接套用「林鄭」風範及效應在教會層面,有些不合宜。教會的本質與家庭社會不同,聖經中的教會是不會出現「林鄭」。只是實質上,教會是罪人高度集中的地方,教會應該行一(天)國一制,但經常行一國(天國)兩制或三制(包括會所制、公司制、承辦制、營商制等)。上帝所差派是受託僕人,不是僕人式領導或總裁或股東創辦人領導等。所以。現今教會狀態問題之多,不單止於「林鄭」效應,確實有數之不盡的效應。要處教會中的「林鄭」反而容易,只要返回教會的存在特質、基督才是信望愛、相信上帝掌管仍存在,就可以啟動由絕望、回到失望,然後步向希望。切勿高舉人,或出現兩派「林鄭」效應對疊。就算出現,分裂而出現一變二,仍是出路。最終是上帝的名受影響。

第五.面對一個「林鄭」團隊的政府?為何與絕望連在一起呢?若「絕望」的一群變種成另一批「林鄭」,大戰就在門口。有分享資料採用亞哈王后耶洗別形容「林鄭」效應狀況,以利亞先知雖然贏了一仗,也身心俱疲地逃走,甚至求死。在一個身經百戰又時常靠主,都出現絕望。上帝在人估計不到的情況下,指示以利亞出路。雖然這個敗壞王朝仍在,上帝的掌管都仍在。「林鄭」團隊享受兩制利益,先聲奪人及秋後算賬,的確令人畏懼及無助。此時此刻,我只能用信望愛來渡過。面對政權,不像面對個人家庭、工作及自身成長,眾人沒有機會離開自己土身土長的地方,未能換職業,甚至衣食住行被框住,處於「避無可避」的境況,被「林鄭」效應包圍。當所有出路都被堵塞,既沒有選擇,連不選擇也不能時,絕望就出現。

究竟上帝會使用以上第四的教會來使第五的狀況得到解困呢?我告訴自己「上帝在掌權」,這是香港人的希望,也是世界有很多戰爭、極權國家的人民希望。只是回想自己身上也含有「林鄭」,我不去除,減低傷害他人,不惡待對方,不加劇對立面,也是幫忙。

  • 用上帝的公義來持平。上帝有記錄,人的記錄不完全。警察執行「林鄭」團隊指令,有過激者。示威行列也有過激者。依例執行的警察與和平的示威者,可否同得讚許。至於,示威者五個堅持訴求,與「林鄭」團隊的堅持。糾結越積越多了。誰也不放過誰。主啊!應該怎樣禱告呢?應為下一代留下甚麼呢?
  • 聖經中的信望愛,最大是愛。要怎樣表達出來,才能將絕望轉為希望?現在彼此不信任、教會內「林鄭」習性、風範、效應和影響,如何重新檢視教會本質,又願意悔改返回一國一制、一主、一信、一洗、一上帝(以弗所書第四章)呢?

我在等待上帝告訴牧長信息,有如先知曉喻世人。但禱告後,反而出現思想教會本質,在所身處的區域,可有將信愛望的信息活現給地區市民。不是貫名無牆教會城市教會,不是開佈道會活動,研究教會問題及模式離堂會等。我的意思教會本質內容是帶希望給絕望的人,成為可信任及有希望和安慰的地方。這個關乎我們的生命見證,究竟我們已經被基督愛的生命力充滿,或是十分「林鄭」呢?在我們堂會身處地區中,做好教會本質彰顯基督的愛,接待心靈生命有需要主的人嗎?教會資源是分享給社區,還是留為會所會員享用呢?

這幾天有三首歌出現:《求作遠象歌》/ 《Be thou my vision》、《Blessed be the name of the Lord》及《God will make a way》

《Be thou my vision》 https://youtu.be/s5dDm7U3u3U 中英文歌詞

《Blessed be the name of the Lord》 https://youtu.be/-j4z3buyz9g

《God will make a way》 https://youtu.be/1zo3fJYtS-o

#教牧-學習-管理,教牧學-習管理

汪善儀,管理神學推動者,神學院教授,顧問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